厦门新西兰旅游攻略组

新西兰游记(5)峡湾冰湖

Flyflywang2018-11-08 07:31:00

王云飞

  新西兰南岛地质景观的造物主是冰川,峡湾和冰湖就是百万年前冰河纪的冰川杰作。近海的冰川,凿峡挖,海水侵入,填成湾,是谓峡湾;内陆的冰川,蚀谷裂地,雨雪融入,堰塞成湖,是谓冰湖。新西兰的峡湾集中在南岛南部区的峡湾国家公园,比较著名的有米尔福德峡湾、神奇峡湾、朦胧峡湾等,冰湖则分布于南岛各处,比较著名的有蒂阿瑙湖、瓦卡蒂普湖、马纳普里湖等。我们南岛游的第4天,从皇后镇出发,离开奥塔哥区,沿着风景绮丽的金斯顿路来到南部区,先后游览了马纳普里湖、神奇峡湾、蒂阿瑙湖,领略了南半球独具特色的新西兰峡湾风光和冰湖景观。


 

1 金斯顿路

  有人说新西兰处处是景,汽车行驶在公路上也是满目皆景,或者说公路就是在风景里穿行的。来到新西兰短短几天之所见,令人感到此话果然不虚,而且,公路景观依其所在地理、经由路径之不同而多式多样、多姿多彩。例如,山区公路可以看山谷风光、森林风光,海边公路可以看大海风光、湾岸风光,沿湖公路可以看冰湖风光、云雾风光,平原公路、丘陵公路可以看田园风光、牧场风光。我们南岛游的前三天分别走的是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山区公路、西海岸的海边公路,以及西海岸到东南部的山区、丘陵公路。今天走的金斯顿路(Kingston Road)则是从奥塔哥区的皇后镇,到南部区的峡湾国家公园的一条沿湖公路,沿着名列新西兰第三大湖南岛第二大湖的瓦卡蒂普湖,一路向南、向西南,直达位于峡湾国家公园东北端的马纳普里湖。

  金斯顿路的景观之一是南阿尔卑斯山的雪峰和云雾。也许,金斯顿路在新西兰景观公路的名录里是排不上号的,如此地位,风景已是如此美丽,可想而知,景观公路是何等之美了。可惜景观公路大多是自驾游的福利,我们跟团游就无缘了。

  金斯顿路的景观之二是瓦卡蒂普湖的风光。一路上,左面是山,右面是湖,湖光山色相映,风景如画,仙境随行。

  金斯顿路沿途有若干观景、摄影的地点,自驾游者在这里可以居高临下观赏瓦卡蒂普湖。

  汽车行驶在金斯顿路时,经李导提示,大家注意到沿途的电线杆上都包着一段四、五十厘米长的铁皮。在本游记第三篇《西岸风光》里曾讲到新西兰在引进植物上的失误,现在讲讲该国在引进动物上的失误。新西兰作为浩渺太平洋中的岛国,原来是没有野兔的。后来从欧洲轮船上逃下几只“偷渡客”,由于当地没有它们的天敌,得以迅速繁殖,结果对畜牧业造成很大的威胁。缘由在于野兔吃草是刨根吃的,不像牛羊那样只吃叶子,因此破坏了大片大片的牧场。李导说,在南岛有牧场专门招聘猎野兔的工人,每天只在凌晨工作4个小时,一年有六、七万元的收入,可见野兔为害之烈。为对付野兔,有关方面就引进负鼠来对付野兔。据说负鼠会掏野兔的窝,把野兔幼崽吃光。可是喜欢生活在树上的负鼠来了以后,却大肆啃吃树叶、树皮,进而发展到爬上电线杆,啃咬电线,屡屡造成断电事故。供电部门不得不在新西兰所有电线杆上包装光滑的铁皮,使负鼠爬不上电线杆,从而避免电线被咬坏、咬断。后来我们在南岛、北岛各地都见到电线杆的中段包裹着铁皮。(注1)

  汽车沿着瓦卡蒂普湖的东岸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折向西南,来到南岛的南部大区。

  中途经过一个小镇,暂停休息。

  在小镇上有第一、二次世界大战的纪念碑,纪念当地牺牲的参战人士。新西兰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均站在其宗主国英国一边,派出士兵参战。我们在这个非主要参战国旅游期间,多次看到途径的小镇有一战、二战纪念碑,列出本地牺牲人士姓名,以资永远纪念,形式简洁,肃穆庄重,足见这个国家对历史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反观我国作为二战的主要参战国、战胜国,以及战争的重大受害国,却极少见到二战纪念碑、抗战纪念碑。近日看到新加坡《联合早报》上的署名文章《被遗忘的战争》,文中提到“还有一场被遗忘的战争,规模比上述各场战争还大,死的人也更多。那就是二战期间太平洋战区的中国抗日战争”,战后几十年不仅欧美人遗忘,中国人自己也遗忘,直到近年因地缘政治需要才有纪念活动,才有欧美学者提出“中国二战贡献不该被遗忘”。

 

2 马纳普里湖

  汽车在金斯顿路行驶约两个半小时,来到南岛西南部的马纳普里湖(Lake Manapouri)。

  马纳普里湖是新西兰第五大湖泊,也是最深的湖泊,是峡湾国家公园(Fiordland National Park)的高地冰湖之一,面积142平方公里,湖面海拔185米,水深达444米。马纳普里湖原为河谷,因冰川作用而大为加深,加上冰碛拦截而形成。

  马纳普里湖的珍珠港(Pearl Harbour)是神奇峡湾之旅的出发地,风和日丽,景色秀美。湖边小艇上、岸边草地上都是欢乐跳跃的水鸟。

  游客们依次登上“真实旅程”游船(Real Journeys),开始神奇峡湾之旅。神奇峡湾地处偏远,与世隔绝,犹如藏在深闺,游人需要一个小时渡过马纳普里湖,再以一个小时通过高山雨林公路,才能得见真容。

  游船的驾驶舱,视野开阔。

  游船的观景甲板,游客挤挤。与其他游船不同的是,“真实旅程”游船的观景甲板带有玻璃顶棚,可以为游客遮阳遮雨。

  游船的休息舱,宽敞舒适,有免费茶水和咖啡。小桌上一个个白包是游船公司提供的亚洲风格午餐,食品有方便面、面包、三明治、饼干、火腿肠、水果、坚果小吃等,类多量大。

  马纳普里湖的形状犹如手掌,拇指是珍珠港,四指分别是希望港湾、南港湾、西港湾、北港湾。游船的行驶路线是从东南部的珍珠港,穿过湖心,进入西南部的西港湾,到达湖的最西端。

  游船驶过马纳普里湖广阔的湖面,沿途可以观赏湖中的众多岛屿,以及南港湾、北港湾、西港湾的风景。

  云雾弥漫的北港湾。

  游船进入深邃而波光粼粼的西港湾。



  西港湾北岸的皑皑雪山,雪山下是苍茫的原始雨林。

  在西港湾的胜景前合影留念,其中有两位是此行认识的新朋友,都是上海老乡,一位是新西兰媳妇,一位是台湾媳妇。

  遥见架设在西港湾、南港湾的输电线、变电站。此行的导游介绍说,这些都是建造在西港湾的马纳普里地下水电站向外输送电力的设施。

  游船行驶一个小时后,到达西港湾。我们参观了西港湾游客中心的展厅,观看了马纳普里地下水电站(Manapouri Underground Power Station)的情况介绍。水电站在1963年开建,1972年落成。水电站的发电机房位于湖面下176米深处,是在花岗岩山体上开凿出来的,游客可以乘坐客车沿螺旋隧道下行2公里,参观发电机大厅(我们此行未安排此项内容)。

 

3 威尔莫特通道

  神奇峡湾之旅的第二段行程是名为威尔莫特通道(Wilmot Pass)的高山雨林公路,从马纳普里湖的西港湾到神奇峡湾的深水湾。威尔莫特通道全长22公里,是新西兰造价最贵的公路,也是坡度最陡的公路之一,最大坡度为20%。

  威尔莫特通道两侧的雨林宽达千米,峡湾之旅的女导游介绍说,这里的树木以银厥、榉树为主。银厥是新西兰的国树,其叶子在夜里有反光,据说毛利人在夜战时佩戴银厥树叶,以其反光作为敌我身份之识别。而榉树则会造成峡湾地区的一种特殊景观“树崩”。导游还告诉我们,雨林也是鸟类的栖息之地,可是这里有一种喜欢掏鸟窝的鼬鼠,危害到鸟类的生存和繁殖,为此沿途的树上装有捕鼠器,用来捕捉鼬鼠,以保护鸟类。

  威尔莫特通道沿途的峡谷、山涧中空气湿润,流水潺潺,到处是茂密树林,遍地是青绿苔藓。路过的苔藓园是此地著名景点之一。

  大巴车在威尔莫特通道上作了三处停留,让游客下车观景和拍照。

  威尔莫特通道的第一观景点,在这里可以尽览名列世界自然遗产的新西兰峡湾国家公园的壮丽景色。

  威尔莫特通道的第二观景点,可欣赏远处高山上的雪峰,以及直泻而下的瀑布。

  威尔莫特通道的第三观景点是海拔670米的毛特山口,在这里可以看到狭长蜿蜒的神奇峡湾。


  茂密雨林簇拥的山坡上,有一道自上而下的裸露山体,这就是导游所说的“树崩”留下的“伤疤”。接下来在船游神奇峡湾时,更可以近距离地看到此类景观。

 

4 神奇峡湾

  威尔莫特通道一个小时的行驶和观景后,到达神奇峡湾(Doutful Sound)的游览起点,深水湾(Deep Cove)。登上“帕蒂亚探索号”豪华双体游轮(Patea Explorer),开始三个小时的船游峡湾。

  “帕蒂亚探索号”游船一共有3层,设有3个观景甲板,载客量约200人,是神奇峡湾最大的游船。

  游船驾驶舱里,站在驾驶员右侧的青年女导游是来自台湾的留学生,目前参加三个月的勤工俭学。她向我们介绍了许多背景资料,还提到神奇峡湾的名称含义。其实按英文“Doutful”的语意,此峡湾的名称应该是“疑惑峡湾”,何因?她没说出个所以然。据史载,给神奇峡湾取名的是著名航海家库克船长,1770年,他驶过神奇峡湾出海口时,不知道狭窄的峡湾里是否有足够的风让他的帆船前行,也就不敢深入。他是否因此把自己的疑惑作为峡湾名了,也许有可能吧。

  神奇峡湾位于南岛西南端,入海口紧接塔斯曼海,是新西兰第二大峡湾,长度达40公里(第一大峡湾是朦胧峡湾 Dusky Sound),也是南岛最深的峡湾,深达421米。这里人迹罕至,与世隔绝,未曾受到现代社会的影响,很好地保存了大自然的造化和神秘。新西兰环保部门将每天游客数量限制在450人之内,以确保神奇峡湾远离尘嚣,不被人类活动所破坏,这也彰显了此处独特的旅游价值。

  神奇峡湾呈狭长状,有大厅湾、弯湾、第一湾、驼背湾等4个蜿蜒曲折的支湾。游船依次驶入这些支湾,游客们饱览波光粼粼的海湾、陡峭崎岖的岩峰、傍山而居的雨林,体会静谧无垠的荒野之美。

  峡湾里生息着许多野生动物,如海豚、海豹、企鹅等。游船驶到出海口,渐渐接近几个岛礁。

  岛礁上有许多海豚、海豹,有的躺着晒太阳,有的爬动嬉戏,还有的在海水里游弋。游船在此停留十分钟,供游客观看、拍摄岛礁和野生动物。

  峭壁峻峰,幽谷深潭,蔚为壮观的峡湾风光。狭窄处似海峡,湛蓝、深邃、曲折蜿蜒,宽广处如海湾,辽阔、静谧、平波微澜。

  驼背湾的深处是白雪皑皑的连绵群山。

  新西兰峡湾里较为著名的是米尔福德峡湾(Milford Sound)和神奇峡湾。前者名气更大一些,一是交通较为便利,二是风景较为秀美,而后者则以野趣、宁静和宏大著称,长度是前者的3 倍,面积则为其10倍,而且游客稀少,游览更从容。据说在米尔福德峡湾能看到很多瀑布,在神奇峡湾则很少见到,下图是我们游程里看到的为数不多的瀑布之一。

  在威尔莫特通道的观景点已经看到过的树崩“伤疤”,在神奇峡湾里常能见到。在峡湾地区潮湿的环境里,生长着大量的山毛榉。由于山体岩石上的表层土壤不多,山毛榉树的根系就相互缠结在一起形成网状依托,以集体的力量支撑群体的生存。可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树长到太大时,在大雨、大雪的冲击下,一旦有大树倒下,从岩层上剥落,纠缠的根系就会带动其他植物一同而去,从而造成整片树木崩落,这就是树崩。峡湾山坡上成片裸露的岩层就是树崩后留下的伤痕。

  大自然的修复能力可以使树崩造成的伤口逐渐愈合。首先是长草,形成草坡后慢慢长出小树,但是这一过程需要数十、数百年的时间。下图的树崩伤疤已经长出绿草、小树,有的已被绿草覆盖,基本看不到裸露的岩石了。

  神奇峡湾又称“寂静的峡湾”(Sound of Silence),为了让游客体验峡湾的寂静,峡湾之旅有一项“静默”节目。在游船返程中,驶入一个支峡的僻静角落时,船长关停了引擎,并且请全体乘客保持5分钟的安静,让大家沉浸于万籁俱寂之中。我们静静地站立在甲板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只感到四周突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仿佛跌入了真空,好静,好空,不仅耳根清净了,心灵也清净了。可是,几秒钟后,耳边隐约传来丝丝的悠长轻音,须臾,又跳出叮叮的点滴细声,接着是几下短促的啾啾,又来几声清利的叽叽,又有几串断续的喈喈。渐渐的,渐渐的,这些此起彼伏、越来越清晰的溪音、水声、禽鸣、鸟叫,汇成了空灵妙曼、悦耳动听的原野音乐,这就是脱离尘世的喧嚣嘈杂后才能听到的神奇峡湾特有的“天籁之音”。我们经历了一次从宏观声音世界到微观声音世界的穿越之旅,就像排除光污染以后看到的熠熠星空。“静默”结束后许久,这返璞归真、动人心魄的奇妙感觉还久久存留心间,久久萦绕脑海。

  游船返航,三个小时的船游峡湾结束了,雄伟壮美的峡湾留在我们游船的身后,留在我们心灵的深处。

  神奇峡湾之旅,经历了船渡马纳普里湖、车行威尔莫特通道、船游神奇峡湾等三个行程,共历时约7小时,接着我们行车半个多小时,来到今天的最后一站,大名鼎鼎的蒂阿瑙湖。

 

5 蒂阿瑙湖

  蒂阿瑙湖(Lake Te Anau)位于新西兰南岛的南部区,南阿尔卑斯山西南部的东麓,湖长61公里,最宽处9.7公里,面积344平方公里,水深276米,是新西兰第二大湖、南岛第一大湖,也是南半球最大的冰湖,被誉为“南阿尔卑斯山的珍珠”,是旅游观光必到之风景名胜地。

  我们早上八点从皇后镇出发,游峡湾、赶路程一共用了近11个小时,到达蒂阿瑙湖边的下榻宾馆时已是晚上7点钟,好在这里的太阳九点钟才下山。匆匆用过晚餐后,大家即刻踱出来观景。首先来到树木繁茂、花草簇拥的湖滨公园。

  湖滨公园大树密集,挺拔林立,壮丽雄伟,令人叹为观止。

  湖滨的背包客雕塑,新西兰的“徐霞客”。

  我们漫步走到蒂阿瑙湖畔。蒂阿瑙湖的水面不起波澜,微有涟漪,湖的西面山脉起伏,湖的四周绿荫连绵,洋溢着朴实纯净的田园夏色,虽然没有钻石般耀眼的辉煌,却有珍珠般淡雅的光彩,让人心生宁静,“南阿尔卑斯山的珍珠”恰如其分。

  湖边有驱车而来的游人,晒太阳的,健步行的,聚小会的,聊大天的,或成双成对,或三三两两,为偌大、静谧的冰湖增添了灵动生气。

  静静的湖面上锚泊着两艘白色的游艇,湖畔却有警示牌:不准有动力的私人游艇下湖。看来这两艘是经批准的旅游用船,不是私人游艇。北岛的小周导游曾告诉我们,新西兰一般家庭拥有小艇、小船是很普遍的。但是我们只在海湾、海边看到有游艇码头,看到码头边排列得密密麻麻的私人游艇、私人帆船,在所有到过的湖泊,无论是冰川湖,还是火山湖,都没有看到私人的船艇。看来新西兰对湖泊的环境保护做得很到位,有船一族从不染指。

  蒂阿瑙湖的主体呈南北走向,湖的西面是广袤山脉和森林,湖的东面是连绵丘陵和田原。夕照时分,我们漫步在湖的东岸,尽情观赏群山的青蓝峰峦、湖面的粼粼波光。可惜的是机缘不巧,未曾候到夕阳落山。

  没有看到蒂阿瑙湖的落日,却有幸看到了蒂阿瑙湖的晨景。第二天早上出发前,信步再到湖边,意外地看到了蒂阿瑙湖的清晨美景。只见天边的云朵层层叠叠,金色的阳光透过云缝,投射在翠绿山坡上,形成金色的光点、光带,刚从黎明走来的蓝色湖水,也让旭日洒下片片金光,大大咧咧的云朵们更是慢慢地镶上了灿烂金边这就是金色朝阳为五彩蒂阿瑙绘就的金色晨景图。

  金色晨景图里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水禽飞鸟。它们是蒂阿瑙湖的常客,自由自在地游弋着。看到游人非但不怕,还慢慢游向岸边,接二连三地上岸,竟然蹒跚着朝我们走来,让照相客们喜不自禁。

  蒂阿瑙的朝阳不仅带来了光明,而且带来了缤纷色彩,完全可以说,没有看过蒂阿瑙湖的金色五彩晨景,就不算到过蒂阿瑙湖。

 

6 蒂阿瑙镇

  蒂阿瑙湖的岸边有两个小镇,蒂阿瑙镇(Te Anau Town)是其中较大的一个。小镇地广人稀,人口只有2000,以渔业和旅游业为主。蒂阿瑙镇是峡湾旅游的门户和基地,从这里开车出发,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神奇峡湾的入口—马纳普里湖的珍珠港,2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米尔福德峡湾。

  我们在蒂阿瑙镇住宿的宾馆是 Kingsgate Hotel Te Anau,在此专门提及,是因为它有一个美丽的玫瑰花园。

  各色玫瑰,琳琅满目,竞相开放,令人爱不移步。

  Kingsgate Hotel 的花园里还有其他许多美丽的花草。其实,蒂阿瑙镇的宾馆都有繁花似锦的花园,大小不一,无不缤纷灿烂。

  夜里,我们到蒂阿瑙镇的中心街区散步,街上有数家餐厅、超市、纪念品店和银行。夜幕下的小镇,别有一番风情。

  我们回到宾馆集中的湖畔路,顺便浏览了蒂阿瑙湖的夜景。

  月光皎洁,灯火几点,夜深人静,湖也入眠。

  都说新西兰保持着“百分百纯净”,大家就想看看这里的夜空是否星汉灿烂(众人的微信里,多有朋友在问,新西兰的夜里星星可多?)。可是月亮当空照,星星却不多。为何?地面有光污染也。所以,我们在蒂阿瑙镇时有一个自费项目:看萤火虫洞穴。其卖点之一,是看溶洞里的萤火虫,之二就是远离光污染看星星。因为要夜里十点以后开始,还要坐车行十数公里超出大家体力承受范围,所以都未参加,留个白,不遗憾。

  摄下湖畔剪影,为我们的峡湾冰湖之行,画上圆满句号,留下永久纪念。



注1 负鼠

  负鼠是一种比较原始的有袋类动物,主要生活在拉丁美洲,已有7000万年的生存史。负鼠也是世界上唯一不生活在大洋洲的有袋类动物。新西兰引进负鼠,让它加入大洋洲的有袋类世界,又齐全了大洋洲的有袋类动物种群,愚以为不能说是失误。而且,负鼠是一种很有趣的动物,其装死、急停等本领,在动物界无所匹敌,使其屡屡躲过食肉类的侵袭,历经千万年而生生不息。现在小小的铁皮就可让负鼠与人类和平共处,又为公路增加了一道风景,为游客增加了一项谈资,不是两全其美吗,值!

 

笔者按:

  1)本文照片由王云飞、吴可成拍摄。

  2)笔者近来因颈椎病发,医嘱暂时禁用电脑,故《新西兰游记》的撰写有所延迟,在此告知各位同游者。

(2017.02.15)

  要阅读本公众号其他文章,请长按以上二维码,然后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进入本公众号,再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如欲自动接收本公众号以后新发之文,进入公众号后,请点击“关注”。

 

要看《新西兰游记(4)观光圣地》,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