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新西兰旅游攻略组

新西兰徒步游径:风景秀美 惊喜连连

每日新西兰2018-11-07 15:45:25

关注每日新西兰,随时随地第一时间了解时事动态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关注每日新西兰,你都可以得到有关新西兰的第一手信息。

遠足讓人筋疲力盡但精神振奮。在新西蘭的阿斯帕林山國家公園(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裡,經過10公里的長途跋涉,我們可以眺望路特本瀑布(Routeburn Falls),雷鳴般的多層瀑布將結晶水從上方的岩壁直瀉而下,沖向我們下方的深谷。我們可以看到路特本河(Routeburn River)繞著高聳的洪堡山脈(Humboldt Mountains)蜿蜒流向瓦卡蒂普湖(Lake Wakatipu)。

當天早些時候,我們沿著路特本步道(Routeburn Track)前行,沿途的風景讓我們不由得放慢腳步,而為了看瀑布,我們在最後一英里全速爬上了陡峭的步道。每個人都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但最重要的,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

而為了讓徒步旅行更具吸引力,新西蘭人做了不少工作。我們行走步道的維護狀況令人印象很深刻:鋪滿了碎石的步道;舒適的間隙,即使是在山毛櫸和蕨類植物叢生的最密集的區域;濕地上方蜿蜒的木板橋;精心建造卻又令人膽戰心驚的橫跨湍急小溪的吊橋。

新西蘭環境保護部的娛樂部經理理查·大衛斯(Richard Davies)說,每年都會有數以百萬計的美元投資到該國的各大公園,其中大部分用於步道的開發和維護。

“這不是偶然的事情,”理查·大衛斯談及整修完好的步道。“我們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有統一的服務標準——清除多少植被,路徑的梯度,水道是否需要架橋。我們將提供真正一致的服務。無論你到這個國家的哪裡,你都會得到相似的體驗。”

延伸閱讀:旅遊資訊:坎培拉將開定期國際航班;應用程式幫交換座位

我們從北島的島嶼灣(Bay of Islands)一直遠足到位於南島的峽灣國家公園(Fiordland National Park)南部地區,我們發現這是真的。

這個島國的壯麗景色是無與倫比的。彼得·積遜(Peter Jackson)不僅僅在這裡拍攝了約翰·羅奈爾得·魯埃爾·托爾金(J.R.R. Tolkien)的史詩電影,只因他不想離開自己的祖國。無論你是定位在山脈間的小溪,寬廣的湖泊,或是太平洋,垂直的景觀將完美地滿足你的幻想。

我們往往感覺所看到的美景不真實:刀刃般隆起的山脈,瀑布裝飾的陡峭岩壁。茂密而翠綠的樹林裡,悅耳動聽的鳥鳴聲和高聳的大型蕨類植物,讓你感覺似乎走進了一個原始的世界。閃閃發光的湖泊,清澈見底的流水,直到不遠處岸邊的倒影出現在視線裡。

所有這些還有很多都讓這個國家充滿了無數的驚喜。而遠足便是領略這些驚喜的最佳方式之一。

在許多步道上,你只能在指定的營地紮營。在一些步道裡,跋涉者只能在小木屋裡過夜,其中很多都是很原始的小屋。理查·大衛斯說,他的部門在管理的最古老的一個小屋建於19世紀60年代,由當地的農民所建。其中一些則相對較新,比如路特本瀑布的那個小屋,儘管是一個宿舍,但上下床是分隔開的,所以有足夠的隱私。

米爾福德步道(Milford Track)是新西蘭最著名的步道,同時也是最嚴格的。步道兩端都主要通過渡船進入。遠足者只能往一個方向行進,而且必須得到許可或在嚮導的陪同下才能進入步道。想要預訂也很困難。10月份的時候,我決定前往新西蘭不久之後便開始查看,結果直到4月份之前都無法預訂了。理查·大衛斯說,人們夢寐以求的景點通常都需要提前一年預訂。

比較受歡迎的步道的營地和小屋都需要進行預訂。如果在新西蘭的夏季(1月到4月)去,競爭會很激烈,尤其是爭奪小屋的空間。如果取消預定會有一定的罰金,但你最好還是盡可能早地預訂。

但是,也有其他的選擇。一些不是很出名的步道,小屋通常是先到先得。而且,根據理查·大衛斯的說法,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紮營。如果你願意大膽嘗試這些步道,不要指望會有主要步道那樣精心維護的路徑。

“我們有許多小步道,基本上就只有幾個里程碑,”理查·大衛斯說。“每個公園或每塊區域都有類似的步道。他們往往不會進行太多宣傳”。

但是,在環境保護部的網站中選擇“高級”或“專家”一欄,你便可以找到這樣的步道。

我們從尼爾森(Nelson)開始了我們的南島之旅,這是一個安靜的小城鎮,但有足夠的餐廳,所以很有趣。我們在舒適的佈雷頓度假旅館(Brettons Retreat)過夜(住宿加早餐),旅館位於距離尼爾森不遠的布賴特沃特(Brightwater)的葡萄園裡。然後我們經過45分鐘的車程到達羅托伊蒂湖(Lake Rotoiti),這是尼爾森湖區(Nelson Lakes)之一。

環湖有很多步道,通往毗鄰的山谷。我們選擇了兩條陡峭的步道之一登上了羅伯特山(Mount Robert) 1421米的高峰,那裡我們往下看到羅托伊蒂湖的壯觀景色以及南邊的聖阿諾嶺(St Arnaud Range)。

在新西蘭,公園的步道路程通常是以時間而不是距離來衡量。我們發現它給的時間是很保守的估計。據他們的估計繞羅伯特山一圈需要五小時,而我們只花了3個半小時,而且沒有趕時間。

那天的剩餘時間,我們驅車穿過了瑪律堡(Marlborough)地區,這裡以釀酒廠和長相思而聞名,沿著風景如畫的東部海岸前進,我們看到了很多飆網者和海獅,最後我們到達凱庫拉(Kaikoura)。這個海濱小鎮盛產小龍蝦和多刺龍蝦,在這裡還可以短途旅行去觀賞鯨魚或者和野生海豚一起游泳。

欣賞庫克山(Mount Cook)是我們一直很期待的事情,庫克山是新西蘭的最高峰,位於南阿爾卑斯山(Southern Alps)。於是第二天,我們驅車穿過繁忙的基督城和幾公里的綠色農田,最終到達特卡波湖(Lake Tekapo)這個小型度假村。一路上,我們會偶爾停在路旁買藍莓、桃子,當然還有奇異果。

我們第二天早晨離開特卡波湖,當時下著雨。我們繞過充滿冰川的普卡基湖(Lake Pukaki),湖面呈青灰色,最終到達了通往庫克山國家公園(Aoraki/Mount Cook National Park)的步道,直到那時天氣也沒有好轉。然後在一個小時的徒步旅行過程中,我們看到了咆哮的河流,陡峭的懸崖以及飛流的瀑布。當我們到達步道終點的霍克湖(Hooker Lake),烏雲才漸漸消散,我們才有幸一瞥庫克山的山肩。儘管如此,風景依舊迷人。

新西蘭的天氣可能時好時壞,甚至是在夏天。

三天后,我們沿著48公里長的路特本步道(Routeburn Track)的南端徒步前進,然後繞行到了鑰匙峰(Key Summit)。我們在那裡駐足休息,欣賞美麗的風景。我知道因為我們看到了面前指示牌上的大字。沿途的這些金屬指示牌不僅描繪了前方的景色,還標出了所有重要的地理特徵。

我們左邊是克莉絲蒂娜山(Mount Christina;毛利語:Te Taumata o Hinepipiwai)。而在低處,冰鬥上是瑪麗安湖(Lake Marian)。由於濛濛的霧氣包裹,我們什麼都沒能看到。

延伸閱讀:香港麥理浩徑獲選全球最佳步道之一

幸運的是,這是例外。儘管我們在新西蘭的很多天都是陰天,雲層通常加入到我們的風景之重,並沒有影響了美麗的景色。因為他們也是我們此次經歷和體驗的一部分。

而接下來的一天天氣晴朗,好像是賜予我們的一個臨別禮物。我們回到了北島,開始了我們最後一天的行程,我們在位於奧克蘭西部的默瑟灣(Mercer Bay)海岸上遠足,這裡的海岸線可以與加州的大蘇爾(Big Sur)相媲美。

其中一個海岬上矗立著毛利少女Hinerangi的雕像,她嫁給了一位年輕的酋長,但丈夫因海上失事離開了人世。傳說她死的時候,悲痛欲絕,望著大海,希望她的愛人能夠回來。據說附近的懸崖上有她的臉龐。

雖然我沒能找出她的五官,但這絲毫不影響這裡優美的景色。這個悲傷的故事也沒有影響我的積極性,以及我們對此行的感激之情,感謝我們曾經在新西蘭跋涉的所有經歷。


新人入群请长按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