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新西兰旅游攻略组

防治流感对抗污染!这种新西兰草药会成代购新宠吗?

新西兰中文先驱2019-03-13 16:48:03



阿尔卑斯山下风景如画,瑞士,山峰白雪皑皑,阳光穿过云朵投射下一道道光线,山坡间花草葱茏茂密,冰雪化为溪水潺潺流淌,最终汇入蔚蓝色的河流。


Sandra说起美丽故乡的那个村庄,按瑞士传统,几乎每家都要制作各类草本药物,瓶瓶罐罐和各种干果肉类一起装满家家的酒窖,从入秋一直到春初,孩子们天天都能喝到妈妈亲手制作的百里香蜂蜜、各种药茶饮料,防治感冒咳嗽。在瑞士,有她温暖的童年回忆,还有那一段她跟随著名瑞士传统草本药物女专家,沿着山坡攀登一路采药的青春年月。


Sandra Claire


在瑞士,传统医药从来不曾退出过历史舞台,它们也并不只是普通的家庭日常辅助医药,而是被纳入于正规医疗体系当中,由政府划拨资金进行贴补。病人们有选择传统医疗的权利,也有选择现代西药的权利,如果使用传统医药,就会得到政府津贴而只需付很少的医药费用。


应当说,在瑞士若不是这样的政策倾斜,手工草本、受限于季节因素、低产出、高成本、不受知识产权保护的传统医药,在批量生产、成本相对低廉、经济效益较高、作为发明能够由知识产权而获益、从而激发创造力与生产力的现代西药产业面前,以过于悬殊的强弱对比,其知识和教育培训体系可能很难保存得像现在这样完整,而一旦出现人才断层,损失会是巨大也难以挽回的。


 


Sandra说自己很幸运的一点,是她从小生活在重视天然草本的社会环境中。


在瑞士,她在进入大学进行现代西方医药学习并取得学位的同时,也接受了最为地道的欧洲传统的师徒制医学培训,那几年的时光,她一边在大学上课,一边跟随师傅上山,在大自然里识别各种草药、了解收获时机、学习正确的采摘方式、以及制作草药、包括运用水、醋或酒精等溶剂萃取有效成份、为病人诊断和开处方进行治疗,等等……


她说,在欧洲,传统医药的脉络不曾中断,尤其是瑞士,2500年的历史积淀,给了她进行植物药类学习和实践的深厚基础。在人们渴望回归天然草本药物的今天,她对这一事业的热爱和坚持也帮助到了更多的人们。


现在的她,正在开展博士学位阶段的研究。


Sandra和自己的草本医药老师Sister Pauline在一起


来到新西兰已经有23年了,在医药和保健科学领域一路耕耘,她所创立的新西兰天然草本品牌Artemis早就已被人们陆续带到中国大地,而近年来,伴随着中国人对天然、纯净、草本、健康的需求呼声加大,她将目光投向这个同样重视传统与草本的古老国度,她说,我们之间确实存在非常多的共同语言。


如果说,传统医药就像是代代相传、祖母的祖母的验方,比如这一类草本组合针对皮肤疾病,那一类天然药物治疗感冒咳嗽,它们都能够对症下药,但却不能解释为什么具备这些疗效,而Sandra则运用现代科学理论和研究手段,进行辨识、确认、分析、改进,将古老的传统迎接纳入现代科技的天地,为生活在当今社会的人类更好地服务。


草本医药典籍


最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最古老传统的医药经验,双轨并行,是Sandra从青年到今天在学习、研究和开发中始终保持的前行方式。


在瑞士,现代西药也就是化学药物的出现始于19世纪初,随后迅速进入医疗各个领域发挥作用。现代西药见效快、擅长处理紧急病症,不过,对于非急症类和某些病症,也存在力有不逮的情况,比如阶段性头疼、失眠、消化不良等等,这些却是传统医药所强调的温和、持久、调节、平衡所最能发挥作用的地方。


瑞士古老草本药物的作用虽然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被验证有效,但传统与现代,就像另一个日常生活中的例子那样,人人都知道手工食品更加美味和健康,可还是现代工厂批量制造的食品大行其道。

 


实际上,在现代西药技术出现之前,整个欧洲也是运用传统医药手段治病救人的。不过西药盛行至今,经过近200多年的实践,人们也逐渐了解认识到化学药物的副作用问题,终于令传统医药的魅力再次大放光彩。其中,有三类人尤其希望采用天然药物,一类是受到现代西药副作用影响伤害的病人,一类是化学药物治疗无效的人,还有就是母婴群体,母亲对于孩子接收的药物食物非常关注,希望排除毒副作用因素。


Sandra认为,现代西药有自己显著长处,但不能一概而论,人们应尽可能运用天然药物,而在没有其它选择或情况紧急时使用化学药物。


同样是穿过古老悠久的岁月而来,和中医中药非常类似的,欧洲传统医药也强调提高身体各脏器功能,强调达成身体的内在平衡从而防病,强调生病后重新达成内在平衡从而痊愈等。


Sandra在新西兰奥塔哥地区采摘植物药


虽然中国与瑞士有不同的气候,生长不同种类的植物,但是两个国度的医学背后的理念都非常相通。


在瑞士今天的传统药房里,可以购买到各种药用植物,日常家庭生活中人们也把它们作为茶叶、饮料等使用,比如在气候变化的转季时期、流感盛行时、自己感到有轻微不适时,每天适量饮用,达到“治未病”的效果,即在还没有起病时进行有效防范。而对于已经确认的病症,采取对应的草本植物药,通过更为自然的方式进行治疗,相对更为温和、更少副作用、身体代价更小,更好地帮助人们恢复健康。


Sandra研制的一种百里香柠檬液,原料是人工手摘来自中奥塔哥天然原野的百里香,配上有机柠檬和纯净矿泉水,以瑞士16世纪的验方为基础而制成,主要针对呼吸系统包括肺部、咽喉、气管等,有祛痰、止咳、清肺、排除呼吸道杂物等功效,能够帮助吸烟人士和生活在空气污染环境中的人们。


她介绍说,它也正可以说明为什么按传统方法制作的草本药物,成本投入非常之大。一方面,采集者需要走进原野去寻找,近距离观察每一株植物,肉眼甄别判断其成熟状态是否如古老典籍和专家师傅们所说处于最好的收获时机。采集过程全部为人手完成,处理制作也同样,而且都不能大批量复制,人工劳动量非常之大。



另一方面是产量有限。也许有些人存在误会,以为春季、夏季、秋季都可以采集百里香,但实际上,以药用目的来说,一年中只有不多的几天可以拮取到具备治疗功效成分的草药,如果错过时机,就必须再等来年。Sandra对品质的要求非常严格,她说时机不对,功效就不对,这样的药材她是不会使用的。


同样,它也说明为什么传统医药知识的专业传授非常重要,因为人们需要知道季节造成药效不同的真正区别何在,了解如何采摘才能保护有效成分和保护植株本身,而萃取制作的过程、设施设备、手法手段等也都需要专业的经验。


她强调,药材产区也非常重要。之所以选择新西兰的百里香,是因为这里环境优质,空气纯净,土壤没有受过污染,在冬季寒冷多雪而夏季高温的奥塔哥能够获得品质最优的百里香药材。

 

植物药如果有效,为什么人们曾远离它?如果无效,为什么它又重归人们的视野?瑞士医药研究和草本药物专家Sandra的故事,也许提供了一些答案。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