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新西兰旅游攻略组

新西兰“游客税”的背后

禅小瑾2018-12-04 15:18:22




前一段时间,因为新西兰出台“游客税”政策,引发各大与新西兰相关的媒体一通抱怨,在评论里也不乏“想钱想疯了”、“政府宰游客”。


吃瓜群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挥舞着语言的宝剑,一通慷慨激昂之后,情绪宣泄的畅快淋漓,尽兴而归。目光又去寻找新的槽点,“游客税”迅速被舆论遗忘。


看到大家唇枪舌战的时候,不是不想发声,真的是前一段时间太忙,没时间更文。已是过时的新闻,但还要就此聊聊个人观点。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新西兰政府计划征收游客税,在新西兰停留12个月及以下的国际游客,将面临25纽币-35纽币的游客税。税费将通过签证费和电子旅行管理局收取。


目前还是计划,尚未确定实施。


先说说每人25-35纽币是一个什么概念。在新西兰,这就等于点一份外卖的钱。形象点儿说就是两份凉皮的钱,或者3公斤西红柿的钱,买一袋大米都不够的钱。


大家可能会想,一个人收的不多,加起来不就多了吗?


加起来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按照现在新西兰每年入境游客总数计算,一年收的游客税,不够在新西兰本地盖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点儿钱,在咱们国家政府看都看不上,但新西兰为什么费劲巴拉被骂着也要伸手要这点儿钱?



先说说这笔钱会用在哪里。在新西兰各地遍布着各种优美的景色,领略这些优美景色最好的方式是徒步。从自然保护区到国家公园,峡湾、雪山、海边、峡谷,分布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步道。这些步道多是原始状态,必要的地方有指示标志,路特别危险的地方会有防滑的木质栈道和木质台阶,甚至吊桥。有些森林步道入口,会有清洗鞋底装置,避免带入外来种子和菌类。



全国遍布的大小步道,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免费开放的,没有景点门票。极个别收费的要么是在人家私人农场里面,不属于国家所有,要么是个别几条游客数量太多,为了保护生态不得不限制人数的。


由于近些年游客数量暴增,这些步道的栈道磨损速度增快,修复需要钱;另外因为游客人数多,公厕不够用了,要在游客集中的景点多盖一点儿公厕。所以就想到了收“游客税”。



新西兰人说:游客多了给环境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咱们会觉得他们矫情,得了便宜还卖乖,游客多了还不一边数钱一边偷乐,哔哔啥哔哔。


这还真心是冤枉了歪果仁。新西兰人对环境的重视程度真的是认真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新西兰地理位置特殊,距离哪个国家都很远,即便是去澳大利亚也要飞四个小时。因为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火都没有烧到这里。世界大战的时候新西兰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目的出过兵,但人数很少。



作为几乎没被战争影响的国家。上个世纪前半段,新西兰经济水平一度位于发达国家前列,甚至到了世界第二,GDP仅次于美国。但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改变国家命运的事情。


上世纪六十年代,同其他资本国家一样追求经济发展的新西兰政府,希望通过提高一个湖泊的水位以修建大型发电站。


但水位提高将会引起湖边周围深林和湖中小岛被淹没。



这一举措引起国民抗议,新西兰10%以上的公民向当时的政府写请愿书,不断游行示威给政府压力,这件事最终引起全国震怒。从保护一个湖泊,演变成为对全国环境保护的呼吁。


新西兰政府最终放弃了提高湖泊水位的决定,并且整个国家从以经济发展为国策,转为以环境保护为国策。这个运动被称为“玛纳普里运动”


从那个时候开始,新西兰人就在环境保护这件事上特别较真起来。我们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候,他们以环境保护为纲;我们以经济发展为纲的时候,他们以环境保护为纲。


半个过世纪过去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越来越淡化,经历过战火的国家纷纷经济崛起的时候,新西兰依然执着于环境保护。


在这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玛纳普里运动”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强力减缓了新西兰的经济发展,以至于今天新西兰经济寡淡。


但是却为世界留下了最后一片净土”、“最后一片处女地”。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新西兰这样把环境保护做到骨子里。当然,没有美好不要付出代价,留下梦幻的“中土世界”,代价是牺牲半个世纪的经济发展。



如今“环保意识”是新西兰人血液里流淌的因子,是骨子里的特色。


关于动植物制品入境,新西兰海关查的最严格,靴子鞋底都要检查有没有泥土,会不会带进外来生物种子破坏本地生态平衡;我们看上去清澈见底的湖水,新西兰人却颇为苦恼,说细菌超标了,要想办法治理才行;科研机构更是不遗余力,甚至研究羊和牛放屁对空气的影响,考虑要不要限制畜牧业发展,以降低大量羊屁和牛屁对环境的破坏。


甚至连我们日常生活所需的光源,在这里都被称为污染源,在暗夜星空保护区不允许有亮光,因此才有了世界上最棒的观星圣地。



在环境保护上对自己如此苛刻的国家,收国际游客三五块钱的环保税,平心而论,已经非常礼貌和友好了。


说白了,这笔对政府来说算不上钱的收入,其更有深意的目的也许是为了限制游客数量吧。否者何苦为了这点儿钱巴巴地向游客伸手呢?就和个别步道开始收费是同样的道理,环境超负荷了就要限制一下。


我们恐怕更不愿意看到一个为了经济发展,拼命开发旅游业、到处招揽游客的新西兰吧。其实这才是我们更担心的事情呢。



新西兰的处境现在很尴尬。


国家和国家就好比是同窗同学,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新西兰家境富有,在同学里数一数二,但他突然顿悟了,不想挣钱了,想种树。他就去种树了。


种了好多年以后,他的同学们都已经发家致富了,他还在种树。他渐渐在同学圈里就越来越显的捉襟见肘,他会不会动摇?有一天甚至穷困潦倒时,他会不会动摇?


当外界经济的冲击越来越大的时候,新西兰会不会再回到以经济发展为国策的轨道上呢?这才是整个世界不愿意看到的吧,毕竟这里是“最后一片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