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新西兰旅游攻略组

初入皇后镇 令人惊艳的新西兰收官之旅 杨乐专栏

凤凰网旅游2019-01-09 15:46:07



杨乐

边旅行边创业,《骑马,在新西兰的春天里》作者


如果可以选择,你是否愿意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何时终止?结果是96%的人选择“不愿意”。杨乐则属于那4%。她说,想在离开之前,把万水千山走遍。于是,她在2012年辞职创业,经营起海外马术夏令营,马不停蹄地周游世界。


直到她来到新西兰:对我而言,新西兰是一剂能开七窍的药。我本以为,留学欧洲六年期间,把世间最美的风景看遍,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一只井底蛙。于是便有了这本《骑马,在新西兰的春天里》。每周六,凤凰网旅游将连载这本独特的散文,跟着杨乐一起感受新西兰不一样的温度吧。


回复“杨乐”查看往期连载


即便从特卡波而来,皇后镇也不显一丝一毫的平淡。新西兰之旅,在皇后镇收尾就不可能抱憾。别过特卡波后,被长满一簇簇黄色草垛的山丘群埋葬过,在悬崖峭壁间的空中车道战栗过,在邓斯坦湖(Lake Dunstan)边与克伦威尔(Cromwell)镇邂逅过, 在海斯湖(Lake Hayes)的水雾烟云中恍惚过,皇后镇就在眼前了。



皇后镇


皇后镇是友人Ella在新西兰的故乡。她与本地人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做的就是新西兰的高端旅游策划。Ella的公司有一个神奇的开端——姚晨在新西兰的婚礼。因为她对新西兰如数家珍般了解,对服务品质严格要求,所以口碑很好。虽忙,她仍然陪了我许多时光,还为我引荐了皇后镇的马场。


Ella真是时髦得不像话。我们在奥克兰共赴晚餐时,天寒地冻,她竖起马尾辫,略施淡妆,只一张黑白大格的香奈儿风格斗篷,便艳压全场。又爱帽子。有太阳,便是帽装墨镜。《托斯卡纳艳阳下》里的林赛邓肯——那个永远保持孩童般天真的佳人——曾说过:“帽子让我有幸福感。”大帽檐下Ella的笑容,幸福感美得像阳光的裙角。鞋子就更过分了。素雅的服饰一定会配马蒂斯(法国著名画家,野兽派的创始人和代表人物)色彩系的鞋子,“日出江花红胜火”地喷薄着眼睛。据Ella说,这些令人尖叫的鞋子多出自于新西兰的一位本土设计师。Ella接待江一燕的时候,就曾把她带到这家压箱底的鞋店。两人几乎不曾把鞋店“打劫”了。几个月后的圣诞节,Ella在当地的一个舞会上赢得了最佳着装奖,还上了报纸。照片上的她一如既往地光彩照人,特别是那顶宫纱的头饰,多一分则繁,少一分则简。


Ella天生一副爱憎分明的侠义心肠,对人掏心掏肺。虽然对皇后镇熟悉得精透,但带着我所到之处,还是忍不住天啊地呀地赞叹一番。她开辆蓝色小车,挂了个与自己同名的车牌。生命于她,犹如夏花之灿烂。

我住在皇后镇的Heather和Fraser夫妻俩家里。他们的房子在全景街(Panorama Terrace)上。这条小路虽在皇后镇范围内,但却与皇后镇若即若离,前有“城中十万户”,退居“此地两三家”。


Heather和Fraser年纪大了,便住在一楼的卧室,我则住在楼上。是我最喜欢的阁楼:小、温馨、暖色调。木头,本色的木头,幽幽的木香。布料,各种布料的物件:床罩、窗帘、椅垫、桌布、靠枕。鲜花满室:风信子、郁金香、马蹄莲,洋桔梗。


本以为这些就已经好得过分了,可在窗帘被拉开的时刻,我还是听到了心脏坍塌的声音。窗外的山水,是雪浪中的蓝莲花,是沙漠里的美杜莎之眼,是巴黎圣母院的玫瑰窗。


雪浪中的蓝莲花——从皇后镇的阁楼望出去

从Heather家外的Panorama Terrace小路一直往上走,看到一个绿色的长木椅,坐上去,那里是我看皇后镇最喜欢的角度。这里属于皇后镇,却不在繁华之中;在高处,却不用费力攀爬;这里,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里,将皇后镇的山景水景,花树房舍,一一收归眼底,却一丝不乱,一分不杂,丰富地纯净,纯净得空无。


找一条小路往下,不偏不倚地就到了闪电湖(Lake Watatipu)边。湖边无遮无拦,白色的碎石也不会脏了鞋,湖水伸手可掬。柳树成为了湖水的佳配,娉婷袅娜,正如水之波澜不定,风送水动,水动枝摇,枝摇迎风。沿着湖边,有看风景的老夫妇,有慢跑的年轻人,有沙鸥翔集,有小艇划波。


不知多久,走到了中心公园。皇后镇的中心公园位于一个极小的“半岛”上,这半岛就像伸入闪电湖的一根舌头,它品尝着湖水的冬暖夏凉,体察着闪电湖水做的心。花园内,引流水为喷泉,种娇花寓清雅,却不免人力穿凿的痕迹。还是要回到湖边。看对面金字塔型的房子,一层高过一层,都是高级酒店,每个房间都有露台,每个露台都能一览湖光山色。



不要忘了找到皇后镇那个绿长椅


回到镇中心,顿觉热闹起来。那边有人玩成一团,居然是橡皮筋。不过不像我们童年时拿它来跳绳,这里的年轻人把它们绑在两棵树之间,离地三尺,人要走在上面。只是他们都不厉害,晃一晃就掉下来了。后来出现一个高手,他把皮筋抬得更高,惊险程度自然也高了许多。平稳地从这头走到那头于他完全没有挑战性。他可以站,可以矮身坐下,然后又发力站起来。他的拿手戏则是脚掌与皮筋摆成三角形,随后下蹲,找到平衡,再双手合十。



镇中心的年轻人


我粘在一旁,把相机当成遮羞布,遮住我眼红垂涎的样子,就像电影《布拉格之恋》里第一次拍女性裸体的朱丽叶比诺什。就在我求之羞涩、弃之不舍的时候,有一个人对我的窘迫心领神会。一句“You wanna try?(你想试试吗?)”话音未落,包包相机都扔到地上,我跳过去就要往上站。这位绅士笑我猴急,示意我把手给他。我纵身一站,一阵小眩晕,捏紧了他的右手。脚不知道是该与皮筋平行还是成锐角,不管哪种姿势都觉脚底不稳,如坠云端。皮筋靠近树干的部分还算紧实,越往中间走,波动就越大。固执地,我挪了个两三米,估计还是趁了刚上去那会儿的惯性,就被弹了下来。


这么一惊吓,细胞衰竭了一堆,人就饿起来。曾经看过关于皇后镇的纪录片,特别惦记比脸还大的汉堡。Fergburger汉堡店离湖边很近,小小的,要把自己的身子侧着,深吸一口气,方能挤进去。点完经典汉堡后,墙上的叫号系统出现了我的号码,便知道大概还要等多久。Fergburger汉堡应该算是皇后镇的招牌菜,因为皇后镇其他餐厅的消费虽然要高几倍,却也不一定比大脸汉堡好吃。


我一边吃着汉堡,一边又回到玩皮筋的湖边。这汉堡拿在手里着实让人欣喜,况且,脸小嘴小的感觉确实很好。我知道肯定吃不完,就开始跟沙鸥野鸭分享。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近水楼台的小伙伴得了月,还在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也忙忙地打道回府,胆子大的在我手边探头探脑,趁我不注意还伸嘴到汉堡纸袋里。


这些家伙尽顾着吃,怎会注意到闪电湖上,日色欲尽、满目红遍的时刻。生平第一次,“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落落大方地出现在眼前。皇后镇的天空,庄重了一整日,此时铅华洗尽,素面以待,一杯饮过,酒晕泛上,惊起鸥鹭槎枒乱飞。其“浑身火热,面上作烧”,揽水为镜,只见“腮上通红,自羡压倒桃花”。湖边,有人以石击之,有人赞之叹之,有人歌之咏之。街头音乐家摊开家当:小提琴、木吉他、电吉他、麦克风、大音响,提琴盒子放在最外面让观众随喜。没有音乐,或许皇后镇的黄昏更加静谧,但伴着音乐,我没有像通常一样感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反而期待着华灯初上后不愿睡去的皇后镇之夜。



回复:杨乐,查看往期连载


----------------------

微信编辑:陈淑莲

主编:许玥

凤凰网旅游微信公众平台账号:travel_ifeng

生活家私人微信:lifeofwealth2015

凤凰财经生活旅游工作室出品



来源

本文为杨乐授权凤凰网旅游发布,转载请联系后台,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凤凰网旅游,感受极致旅行体验



世界那么大,一定有你去过,而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比如一家隐世小店,一家极致美味的餐厅,一处令人无法忘怀的景致

如果你希望与人分享你的上述经历

欢迎投稿至:all_travel@ifeng.com

邮件名称请注明:#小店# 或 #餐厅#或#景致#

我们将为你的作品提供亿万人观看的平台


关注凤凰网旅游,回复【全球GO】,了解最具深度、意趣的境外目的地攻略

也可直接点击下列标题,阅读文章


全球GO |在安特卫普只有两种女人,买到钻石的和没买到钻石的

全球GO | 在布达佩斯必须做的十件事

全球GO | 能与马尔代夫相媲美的景致,只有这里有

全球GO | 越南版丽江 说不定是你见过的最“黄色的城市

全球GO | 《花儿与少年》里没说完的剑桥故事

全球GO | 去米兰 奔赴一场与世博的约会



关注凤凰网旅游,回复【远方】,欣赏震撼心灵的图片文字,探寻国内旅游目的地人文故事


远方|背面玉树 感受康巴人的高原天堂

远方 | 探秘昆仑山下柴达木 古老而神秘的地方

远方 | 春色润江南 独寻婺源

远方 | 清迈 邓丽君弥留之地

远方 | 敦煌:大漠奇观 西域文明

远方 | 乌镇 艳遇一场“醉”江南

远方 | 与你一同迷失在碧海蓝天



极致旅行体验,就在凤凰网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