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新西兰旅游攻略组

妈妈,我喜欢新西兰,但更想念中国——大娃和小二的2017暑假微留学手记

Apple妈咪要移民2019-01-09 16:28:08

聊聊孩子

说说移民那些事儿

连载更新4年移民路的育儿公众号



大约待了两周左右的时候,

我和孩子爸爸商量着,

要不要国内休学一小段时间,

索性在新西兰上个三个月到半年学,

让孩子的语言提升和文化体验更深入完整些,

不料10岁的大娃跳了起来:

‘你们在暗地合计啥呢?

我9月1日正经要回去上学的。’

当来自北京的小昱妈妈跟我们述说大娃的反应时,眼神中掠过一丝不自在。我猜想可能是因为,过去我们写过太多微留学后小朋友不想回国的文章,让她误会以为,大娃的故事也许并不是我们想要采访的所谓“典型客户案例”。


可在我看来,这个故事比所谓的“典型客户案例”更多元,更丰满,也更辩证。尽管每期微留学后,都有不少就此留下或回国后开始准备后续长期留学的家庭。但更多见的情况是,家长们就此陷入纠结。


即便完全不曾考虑出国,中西教育、人文、环境上的巨大差异,也会让人们有些无所适从,原本日趋稳定的价值观,也可能在微留学过程中被重新审视和质疑。


究竟,是什么让人们留连南半球这隅土地?又是什么让人们心心念念终要归巢?


在端详宁静的午后,在小昱妈妈面海的二卧室民宿屋子里,我们不仅听到了10岁大娃的小学微留学故事、2岁小二的幼儿园微留学故事、小昱妈妈上语言学校的故事,还有外公外婆的纽西兰生活故事,更有他们一家六口的南岛涉险记。


以下内容根据"小昱妈妈"和"外公外婆"口述整理

文中所有照片经"小昱妈妈"授权使用


自得其乐的外公外婆

来自唐山的外公和外婆,是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言谈举止间,仍有着老一代知识分子的风骨和气度。虽然已经过了古来稀的年纪,但身体硬朗,思绪清明。眉眼和善的外公慢条斯理地讲话时,外婆总是在一边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的老伴儿。



说到印象模糊处,外公会转过头去征询外婆,两人相视一笑的画面,在冬日和煦的暖阳中,羡煞了我们这些旁人,真真应了那句琴瑟和鸣、岁月静好。



聊天的时候,外公还略有些咳嗽,我们的话题便从这纽村的医疗体验开始。


两地医疗环境和处理方式不同是外公的第一大感受,“小外孙来了第三个星期的时候,咳嗽挺严重的,去看了家庭医生,居然跟我们说挺好的,什么药都没开。这在国内肯定是要打针或吊水的,再咳下去怕是要肺炎了。”说起这段看病记,外公的表情依然有些不可置信。


“过了几天,小外孙自己慢慢恢复后,我也在想,可能是我们太着急孩子了,也习惯了国内的医疗处理方式。女儿说,这边就医时用药很谨慎,也很少开抗生素。如果医生判断小朋友自己能痊愈,任你如何催促,也不会轻易开药给孩子。”



“这阵子换我有些不舒服,想起小外孙的看病经历,还是决定找个中医瞧瞧,吃了五六付药,这会已经好多了。”看病不便利,是外公的第二大感受。“老年人嘛,时不时就得跑个医院,像我们在国内,坐公交车或者走路就去了,有便民门诊也有医保,看医生开药,总归还是比这里方便。”



微留学的客人越来越多,与老人同行的家庭比例还是有限。毕竟,深入本地的数周生活不比四处游玩,老人的英语、自驾能力通常不强,不仅生活范围受限,没有老街坊老朋友的社交生活大抵也会无趣。提及于此,外公外婆倒是觉得怡然自得。


“和老家的自然环境比起来,新西兰好得不是一星半点,能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很难得。我们住的民宿位置非常方便,无论是接送大宝上下学,还是和老伴儿去超市或者海边散步,我都是走路就去了。每天放学,大宝都要在操场上玩够了才回家,我就在旁边打上一套八段锦……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珍贵的,怎么会无趣呢?”外公笑道。





说起大宝的学校操场,外婆也有话说,“这边对孩子的保护真是不一样,操场上玩的设施周边铺的是软木屑一样的东西,即使孩子摔倒了也不会受伤。我们带小宝去的诊所、图书馆、滑雪场……都有专门给孩子玩的游乐场地,特别方便像我们这样带小孩的家庭。”




*图为南岛滑雪场里的托儿所


“语言不通倒是真的,来之前我在手机里装了词典,也下载了日常对话一百句。来了之后,女儿带我们去过两次超市,所以日常用品也记得住在哪里找。遇到不懂得就查一查,多认识不少新事物,很有意思的。有一次外孙想吃意大利面,我也不会说,就用词典麻烦工作人员,挺顺利就买到了需要的东西。”




南岛涉险记

和许多家庭一样,小昱妈妈在微留学开始前为全家人安排了新西兰南岛自驾游,没想到刚刚启程的第三天,就发生了一件糟心又暖心的小意外。




在前往普卡基湖的路上,因为停车太靠近路边,休旅车直接下了路肩。车轮在石子路和湿草中各种打滑,越尝试车身越下滑,旁边就是一条深沟,眼见是要侧翻的节奏。无奈之下,小昱妈妈只好马上打电话叫了救援。



“我们听说过这里的办事效率不算高,而且车子又撂在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路上几乎都没有车经过,那会正是新西兰最冷的时候,担心车子会侧翻,也不敢让老人孩子一直在车上待着,心里其实有点着急。”


等了有一会,一辆汽车在他们前方停了下来,一位洋人爸爸下车过来询问情况后,想用自己的车帮助把车子拽上来,最终因为没有找到拖拽点而不得不放弃。“他们也在赶路,车上还有小孩子,我们说打过救援电话,就赶紧劝人家先走了。走的时候,他们留了我的电话,说沿途保持联系,看看有没有服务站能帮忙。”


此时救援车还是没来,不过反方向驶来的一辆汽车却停了下来,一位毛利大姐快速小跑过来。看过休旅车的情况后,大姐立刻打了一通电话帮助追问道路救援,确认还要等一阵子后,她匆匆返回自己的车上,把座位收拾出来让老人和孩子坐进去取暖。而她自己,则在寒风中陪着小昱妈妈和先生等了足足40多分钟,直到救援帮助把车子拖上来才离开。



“新西兰人民的热心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昱妈妈事后在朋友圈写到。我们的访谈中,外公外婆也多次提到这件事情,“可惜当时这位女士走得匆忙,我们没有机会留下她的电话,再好好道谢一下。那么冷的天陪着女儿女婿在外面等着,就是为了把车留给我们老人孩子能等着,真是太感动了。”



不停歇的小昱妈妈

“我和先生并没有想好这么小就送他们出来读书,因为我们其实挺认可国内的基础教育。但有机会让孩子见见世界,一直是孩子爸爸的想法。待孩子高中或大学,也有送他们出国念书的想法,所以像现在这样安排海外微留学,保持一个和海外生活和教育的接触度,可能是现下最好也最可行的安排了。”


娴静温和的小昱妈妈原本是知性干练的职场精英,为了照顾年事已高的双方老人和陪伴年幼的两宝,暂时放弃了工作发展。“全职妈妈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不能因此就丢掉了学习,我希望重回职场时,仍然可以做孩子的榜样。”被问起为何将本可以给自己放个假的机会,又满满地安排了语言学习时,小昱妈妈解释道。



“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学英语都是死记硬背的偏多,听磁带、读课文、背单词……英语是为了应试,更是为了提升求职的含金量。这几周的语言学习,却让我第一次从内心产生了想学好英语的动力,与功利目标无关。”



之前看Apple妈咪的文章,觉得武汉爸爸说的那种学习状态好像挺遥远的。但是当你努力用英语向一个外国人解释清楚一个中国的风俗,或者能够读懂听懂别人说的文化趣事……原本很大的世界因为能够交流而变得很小,大家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许多,我一下能理解他的乐趣,这种感觉真得很好。”



“这里的语言学习形式特别多样,所以非常生动。一节课的听说读写、语法词汇都是围绕着一个生活或热门话题展开,比如气候变化、社交媒体、网络犯罪等等。老师会事先给我们一些能用得上的词汇,并为我们英英解释含义。然后,根据话题或小组讨论,或个人演讲,或情景演绎……反复应用后,这些词汇就不由自主的印在了脑海里。”




“原本来之前,先生是希望大宝通过这几周的微留学能把英语提高一下。但就我自己的学习感受来说,即使是孩子的学习能力要更快更强,短短4周也不会在语言上有一个质的飞跃。我个人觉得可能至少一个学期到半年的预期是比较合理的。孩子爸爸后来也认同我的想法,所以这次行程,我们更注重孩子的体验和感受,并没有把提高英语放在第一位。”

关联原创阅读(点击查看)

《40岁武汉爸爸新西兰语言学校一年后的亲笔记录》


放羊的幼儿园和惊喜的小二

送小二去幼儿园原本不在小昱妈妈的计划内。把一个不到2岁半,在国内还没去过幼儿园的小朋友,丢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就连外公外婆也并不赞同。反复考虑了一段时间,通过Apple妈咪以往的一些文章,对新西兰的幼儿园环境有了一些了解,加上自己也有学习计划,小昱妈妈还是下定决心让二宝试一试。




送去幼儿园的第一天,眼见妈妈要走了,小二立马嚎啕大哭,等在一旁的老师马上过来安慰小朋友,拍拍抱抱外加各种玩具,哄得小二慢慢止住了哭,全神贯注地和老师玩了起来。妈妈在外面观察了好一会,看着小二慢慢适应起来,才放心地离开。



“新西兰幼儿园最大特点是完全宽松,虽然国内的幼儿园教育也在不断改革,但是多少还是会有一些纪律性的要求,比如大宝的幼儿园会统一安排小朋友睡午觉;如果老师在读故事书,会希望小朋友尽量放下手上的玩具乖乖坐下来听……”


“这里也有专门的午休时间,老师也会鼓励孩子们睡午觉,但是如果小朋友非常想玩不想睡也没问题;老师带领大家一起唱儿歌的时候,如果你想在外面看小兔子、或者滑滑梯也可以……我想小宝适应的比较快,一方面是性格原因,可能与这样的环境也有很大关系。”



随后的一段时间内,每逢妈妈要从幼儿园离开时,二宝的小嘴照例一瘪,从哭一会到哭几声,适应得越来越好。现在的他,有最喜欢的幼儿园老师,有一起玩很开心的小朋友,回家后,还时不时地蹦出几个英文单词……这让小昱妈妈和外公外婆都觉得意外又惊喜。


小二特别喜欢的一位男老师叫做Kent,在家也常常嘟嘟囔囔说起这位老师。他会夸张的倒在地上跟孩子们疯作一堆,也会让孩子们都坐他身上当马儿骑。




“前段时间二宝有点发烧,我们想着让他在家先休息几天。结果第二天一早起来,小家伙迷迷瞪瞪地说,妈妈今天怎么不去幼儿园呀?我们解释之后,小家伙居然不肯妥协地说,要去!结果看过医生后确定没有大碍,才休了一天就又送回了幼儿园。”


*图为小二幼儿园微留学结束后的欢送会

关联原创阅读(点击查看)

《被“宠坏”的小孩--新西兰幼儿园实拍手记》

《享有尊重和自由的小孩--新西兰幼儿园实拍手记》


十岁大娃:我喜欢新西兰,但更想念中国

哥哥读到第四周的时候,同班另外两个中国孩子结束微留学课程,准备回国了。


“两个小朋友结束课程的星期五,我开车去接他时,大娃显得很低落。车启动的时候,他突然急急地说,妈妈,Eric也走这条路回家,你开快一点我们就能追上他们了,说不定还能再见一面……”




刚刚建立起友谊的小朋友们就这样分道扬镳,大娃越发地开始想念国内的玩伴们,于是在我和孩子爸爸说起要不要延长在新西兰的学习时间时,大娃果断打住我们,“妈妈,如果我不回去,就见不到国内的老师和小伙伴了,这里是很好,可是我更想念他们。”



“当初准备微留学,也是动员了大娃一阵子,毕竟是放假时间,小孩子听说还要去上学,第一反应是不太乐意。我们说劝他说,新西兰上课很轻松啊,作业很简单啊,而且我们的民宿就在海边啊,可以天天去玩……从小就喜欢大海的他这次可算是如愿以偿了。”





“大娃最爱上的是自然课和烹饪课,有一天,老师带他们集体到海边去捡贝壳,他还拾到了几只活的带回来。之后几乎隔天都要外公陪着,到民宿附近的海滩换新鲜的海水。而且经常吃过晚饭后,一个人静静地观察……几乎每一天,都跟我汇报他的新发现:妈妈,昨天小贝壳自己翻了个身;妈妈,它们打开壳的时候,如果仔细看,水是会动的……”




烹饪课让大娃觉得新奇又兴奋,在老师的指导下,一群小孩子完全靠自己做出了一盘盘曲奇饼干。“儿子他兴致冲冲的拿回家给我们吃,味道居然很不错,他说抄了食谱回来,嚷着回国要买原料要做给爸爸吃。”


然而大娃最大的障碍居然是在亚裔的传统强项——数学?小昱妈妈解释道,主要还是语言问题,这个年级有许多应用题,虽然不难,但做起来会有点慢而且容易理解错误。“大娃的班主任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点都不担心。像我这样已经习惯了老师比孩子和家长更着急的国内教育环境,每每看到老师的淡定,还真是努力适应了一下。” 




“大娃微留学结束时抱回家里厚厚的两大本,记录了这几周以来的各种收获:参加集体活动的照片,所有绘画手工作品、语文和数学作业,国际生的独有英语作业,以及一本自制的小书。于是,我看到了大娃在海边拾贝壳的兴奋,烹饪课做饼干和爆米花的专注,和体育课打曲棍球的认真……”







“让我惊喜的不仅是这些丰富和难得的经历,刚来的时候,外公经常感叹,这边的孩子体能真好,看起来瘦小纤细的洋人小姑娘吊单杠能玩半天。结果几周过去,当大娃迫不及待的拉着我在操场上展示他玩各种器械的长进时,我才发现儿子的臂力和耐力也着实进步不小。”




“我相信这是儿子的一段幸福难忘时光,同时,他已经非常想念北京的同学、老师和朋友们了。”小昱妈妈在回国前的朋友圈如是写道。


尾 声


何尝是孩子,我们这些留在海外的成年人,又怎能不思念故土和亲人?


古希腊人说:“人爱自己的城邦,不是因为它伟大,不是因为它美丽,乃是因为它属于自己。”爱从来不以有条件的口吻说话,正如同我们不会只在“孩子乖巧”,“妻子美貌”,“丈夫功成名就”时才爱他们一样。


才10岁的孩子已然明白,外面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多彩的,美妙的,但是不影响他深爱他自己的邦城和同胞,不改变他对故土的思念。


在我们身边,每年有好多微留学客人来新西兰,纠结要不要留下来?同样也有,在新西兰生活了十几年的华人,在纠结要不要回国?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风筝纠结的理由,有时候跟翱翔的那片天空无关。


而祖国,就像远远握住风筝的线轴,虽远,但是牵动风筝的每一根神经。

晴天时,蓝得赏心悦目的海水,儿子永远玩不够的湿润的沙滩,趴在礁石上的数不清的各种小贝壳,成对成对一起散步或健走的夫妻,即使在冬天也普遍光腿赤脚的本土小朋友们,在水里岸边到处撒欢追球的汪星族,几乎每个海湾都为孩子们提供的充满挑战和童趣的免费游乐设施,是我对冬季奥克兰海湾的最深刻和鲜活的记忆。


——记在离开奥克兰的日子,小昱妈妈朋友圈



识别二维码

马上关注我们

育儿 | 移民 | 微留学 | 游学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我们更多微留学客户的体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