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新西兰旅游攻略组

我的新西兰圆梦之旅

格调Homes2019-02-22 08:32:15

跨世纪的迟到

新西兰,这个号称“上帝的后花园”的美丽岛国,我原本28年前就要去那里常驻成为职业外交官,然而,人生常有一些自己不能掌控自的时候,因缘际会,我与新西兰失之交臂。尽管后来我因公去过许多国家,甚至去过紧邻新西兰的澳大利亚,但却始终没有机会去目睹她的尊容,如今我已退休,成了真正的自由人,但是新西兰却一直令我魂牵梦萦。

去年11月初,我听说四川有一个旅行社正在筹备一个私人订制团,拟于今年4月中旬赴新西兰作秋季深度游后,尽管此行的费用比去欧洲游览10个国个国家的都高,尽管有多半的报名者因为费用问题中途退缩,但我为了圆梦,便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我终于踏上了这个我迟到了28年的神秘岛国——新西兰。


阿卡罗瓦.基督城巡礼


初春的新西兰,天色阴沉、寒风肆掠,气温仅8摄氏度。夹杂着海藻味的空气,十分清冽穿透力强大,沁人心脾。我们一行人8点半驱车出发,前往距基督城82公里的阿卡罗瓦小镇游览。

翻过两座山峰后,早前显得有些昏暗的天空渐渐明朗起来,待行至一个有一座古旧火车站的小驿歇息时,灿烂的朝阳已将眼下的田园和村庄打扮得光影错落,色彩斑斓。天空碧蓝明净,其间漂浮着丝绵般的白云不断改变着模样,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至此,我们一行开始领略到温带海洋性气候变幻无常的魅力。

风光旖旎的阿卡罗瓦坐落在6万年前的火山爆发后,经海浪冲蚀而成的宁静的阿卡罗瓦湾内。早在1840年以前,就有法国移民在此地安居创业,当时英国人刚征服了新西兰全境以彪悍善战闻名的土著居民毛利人,正式将新西兰纳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出于对早年去阿卡罗瓦开发的法国移民的尊重,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特许此地保持法国的所有民情风俗,故至今阿卡罗瓦一直被人们称之为新西兰的法国小镇。

阿卡罗瓦现有法国人的后裔500余人,其中大部分都已年过花甲,小镇之所以成为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除了其独特的建筑格调和民风民俗外,还有各种令人管不住嘴巴的法国美食,各色令饮者神采飞扬的法国葡萄酒,而其中最为诱人的,竟然是必须提前预订的法式烤鱼和烤土豆条,据说为了吃上这一口,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游客不惜翻山越岭,往返两、三百公里的路程。

我们一行人在阿卡罗瓦饱览了美妙的风光后,于中午12点在一家法国烤鱼店坐定,见有客人到来,那原本动作就很麻利的侍者顿时忙得脚不点地,顷刻之间便在我们每人面前放上了刚出炉的烤鱼、烤土豆条外加番茄酱。打开纸包,一股海鱼的鲜香味和烤土豆的甜美味扑鼻而来。我们也不拘礼,只管各自甩开膀子大快朵颐。那烤鱼外酥内嫩,分量十足,向来自认为比较能吃的我,居然也未能将其消灭干净。然而,这天中午未能完成任务的绝不止我一个,我想其原因并非这烤鱼和烤土豆条不可口,而是因为餐食的分量超出了大多数国人的胃口。

午餐后,我们登车返回基督城。基督城的英文译名是克莱斯特彻奇,是新西兰的第三大城市,也是南岛最大的城市,素有“花园之城”的称号。2017年有常住人口31.8万。自1830年以来,欧洲移民在此创业发展,修建了许多具有个性特征和艺术价值的民居、教堂和公众设施。不幸的是,近几年发生了几次颇具破坏性的地震,将城区近两百年来的主要建筑物摧毁殆尽。如今城区内的大多数建筑,都是2011年地震后的重建。


尽管如此,基督城依然有许多靓丽的看点,比如占地广阔,花团锦簇地貌多样的植物园、一战博物馆、赛马场、滑雪场和神奇的纸教堂等等。走进植物园,那游鱼可数的清清溪流,芳草地上的天鹅、野鸭和鸳鸯、五彩缤纷的树林和野果、色泽鲜明造型别致的建筑群落,还有那阵阵婉转悠扬的鸟鸣,都莫不让人有置身于童话世界的感觉。不过,就我个人而言,那外观宏大而精美,内部圣洁且明朗的纸教堂,堪称天下奇观。




纸教堂整体高度约20米,占地千余平米,除了两处门廊上的彩色钢化玻璃外,其整体结构全是纸质。这座人类建筑史上的杰作,是2011年基督城地震后,由日本环保专家、人道主义者及建筑设计师坂茂设计并监制,于20136月竣工,87日正式对公众开放。纸教堂如今已成为基督城的标志性建筑,是远近游客必到之处。

据说坂茂的设计灵感来自巴洛克时代的建筑师贝尔尼尼,他设计的纸教堂结构是:运用成本较低的牛皮纸纤维板,构筑长方形的外墙;内部用98根由高密度牛皮纸压制而成,每根长10米、直径50厘米、厚1.8厘米的纸管支撑,每根纸管的抗压强度达8000公斤,抗弯曲强度达每平方厘米90公斤。纸教堂的造价仅530万新元,可供700余善男信女同时做礼拜,安全使用寿命50年。

据导游小宋介绍,纸教堂在基督城诞生的契机,是2011年2月的那次地震,造成181人遇难,200多人失踪,这对全国人口仅有450万的新西兰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因此,新西兰政府对灾后重建极为重视,要求所有建筑物必须重量轻,强度高,抗震烈度必须在8度以上。而由高密度牛皮纸压制而成的建筑材料,不仅重量轻,且抗震烈度超过普通混泥土和垒石建筑物,即便倒塌也不会对人体造成严重伤害,加之教堂是人口往来密集之处,用纸质材料建造这个当地居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场所便成为首选。


情系星空小镇


4月15日早上9点,我们告别了基督城,前往大约190公里以外的星空小镇。

星空小镇本名蒂卡普镇,因坐落在大洋洲著名的冰川大湖蒂卡普湖旁边而获其名。然而,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大多爱将它称之为星空小镇,其原因是它那静谧而无垠的夜空总是繁星璀璨,是南半球观测南十字星座的最佳位置。有旅游达人甚至声称:去新西兰如果不在星空小镇驻留,必将是一大缺憾,为了不留此缺憾,星空小镇便成为我们新西兰之行的必到之处。

车行数十公里后,我们发现车窗外的地貌在不断变换,一会儿是广阔而茂密的松林,一会儿是深谷激流的险滩,一会儿是白雪皑皑的崇山峻岭,一会儿又是绿草如茵牛羊遍地的牧场。见我们不停地啧啧称奇,工作勤勉的导游小宋笑道:“叔叔阿姨们,你们到新西兰一游,相当于去好多国家走了一趟。因为这里的地貌和气候真正是丰富多彩,有高地,有深丘,有平原,有冰川,甚至还有亚热带雨林。欧洲有举世闻名的滑雪胜地阿尔卑斯山,新西兰则有风光和滑雪场都不逊于它的南阿尔卑斯山。至于这里的气候,则可能是早晚穿毛衣,中午穿短裤,昼夜温差超过20度。还有,你们最好别相信这里的天气预报,因为它的准确率不到5%。因为一天之内,天气可能变换好多次,半小时前是雨雾蒙蒙,半小时后是阳光明媚……”

小宋的话音刚落,一团乌云在我们不经意间已遮住了太阳,刚才还金光灿灿的公路上很快飘起了密实的细雨。不一会儿雨停了,但光线依然比较暗淡。然而我们的兴致没有为天色的变化所影响,而是被沿途氤氲笼罩着的山林、清流、草滩和湖泊所吸引,纷纷隔着车窗随手拍摄那不用选景的美妙画面。一路上,我们极难见到当地居民,在我们眼前活动的除了数不清的牛羊和鹿群,就是成群结队的天鹅、野鸭、鸽子和其他鸟类。

我们抵达蒂卡普湖畔已是下午3点过,虽然太阳仍然在云层里躲躲闪闪,但我们一下车,即被那开阔而辽远的梦幻般美景所震撼。我忙不迭地一边举起相机如饥似渴般地拍照,一边快步前行,想尽量多摄取些美景,以致渐渐与同行们拉开了距离。待进入湖区深处,我才感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猴急,颇似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那样不稳重,那样大惊小怪,因为湖区里面的景观远胜入口处,真可谓步步都是景,步步景不同。

湖区深处人迹罕见,万籁俱寂,与我作伴的仿佛只有远处的雪山,近岸的彩林和湖水中的一块块巨石。我沿着湖岸缓缓的斜草滩继续前行,不远处一片树林里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吸引我走上前去,却发现是数以百计的鸟儿们在争先恐后啄食两株野苹果树上的果实。树上的苹果多已熟透,红艳艳金灿灿地煞是喜人。地上的草窝里,有许多被鸟啄伤或是自动跌落下来的苹果。我在草丛中捡起一个完好无损的红苹果,用纸巾擦了擦,先试探着咬了一口,没想到那滋味比我日常在商店里买的红富士苹果鲜美浓郁多了。有如此可口且免费的野苹果岂能放过?我索性钻进树丛里,又捡起了好几个黄红相间没有损伤的果子放进背包,然后坐在湖边一块土黄色的岩石上,一边慢慢品味着美味的野苹果,一边倾听细浪拍打湖岸产生的美妙音符,观赏着远远近近的湖光山色。

骤然传来的一阵人语打破了我周围的沉寂,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同行的夫妻俩也来到这片湖区。我立即叫住他们,摸出包里的野苹果请他们品尝,他们一边嚼食野苹果一边频频点头,末了给出的评价是:味道好极了!我们正说笑间,刚才一直躲在云层里的太阳羞羞答答地露了脸,温馨的阳光为整个湖区锦上添花,远近的景象显现出别样的风韵,我和俊春趁着阳光灿烂之际,在湖岸的草坡上,水中的巨石上,尽情地大摆pose,这是我们哥俩近60年来的第一次合影,而且是在仙境般的蒂卡普湖畔合影,其意义非同寻常。

当晚我们留宿仅有300多常驻居民的蒂卡普镇。为了观赏和拍摄那好似撒满银钉的星空,我们不顾夜间的气温骤降,纷纷伫立在寒风阵阵的空旷之处,久久不忍离去。但遗憾的是,我那“小口径步枪”根本就不能有效摄取那广阔夜空中灿烂的星汉,只有几位同行所带的“长枪大炮”外加三脚架,才将那遥远星空中的神韵留下了几分。然而无论如何,星空小镇那扣人心弦之美,已经并将永久驻留在我的心底。


- END -


更多详细内容

请参考《格调》杂志



格调淘宝订购:新龙门书店

邮发代号:62-51

格调网址:www.gediaohome.com

格调投稿QQ:1759709131    

       格调投稿邮箱:gediaomg2@126.com

居家 | 花园 | 生活 | 旅行

- HOMES & GARDENS -